首页 > 学术园地 > 中医学术
古今名医经方一剂退热案
点击次数:8631次2015-1-22 作者:尤虎 苏克雷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

    古人治病,常有“效如桴鼓”“一剂知,二剂已”“覆杯而卧”“一服愈,不必尽剂”的记载,难道这些都只是传说?中医是慢郎中?经方一剂能退热?退热仅有发汗一法?本文列举古今中外名医经方验案,向读者揭示经方一剂退热的神奇。

    中医治疗发热有独特的优势,早在《黄帝内经》就总结了上古以来的热病诊治经验,在热病的发生、证候、转归和防治等方面,皆有翔实记载。《内经》首创了六经分证体系,提出了表里传变、经脉传变和直中脏腑的热病传变理论,以及以针刺为主的汗、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《伤寒杂病论》在《素问·热论》六经分证的基础上,创立了理、法、方、药相统一的热病六经辨证理论体系,尤其在热病的六经分证、传变规律、药物治疗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,发展和丰富了中医学热病理论,为后世温病学派创立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《伤寒杂病论》所载之方被称为“经方”,法度严谨、药味精简、层次分明、疗效卓著,受到后世医家的推崇,更是因此被誉为“方书之袓”。经方退热疗效神速,古今中外历代名医都有验案为证,但可惜的是,现在使用中药退热的临床中医越来越少,老百姓也不知道感冒发热完全可以吃中药一剂退热,其实西医也不了解中医在治疗此病上的特色,而大多数中医也退居慢性病的调理之中,不敢接诊急危重症。

    本文特此摘录古今名医使用经方一剂退热的经典案例,以飨读者。

    许叔微医案

    身疼痛发热体重

    宋代医家许叔微对《伤寒论》研究颇深,对后世藏象学说发展也颇有影响。

    毗陵一时官得病,身疼痛发热体重,其脉虚弱。人多作风湿,或作热病,则又疑其脉虚弱,不敢汗也。已数日矣。予诊视之曰,中暍证也。仲景云:太阳中暍者,身热体疼,而脉微弱。此以夏月伤冷水,水行皮中所致也。予以瓜蒂散治之,一呷而愈。 

    (《伤寒九十论》)

    万密斋医案

    小儿惊风后热不退

    万密斋又名万全,明代著名医家,在诊治妇儿科疾病方面享有盛誉。

    一儿惊风后热不退,群医有议用小柴胡者,有欲用竹叶汤者,有欲用凉惊丸者。余曰:大惊之后,脾胃已虚,宜温补之。三药寒凉,不可服也。乃作理中汤用炒干姜,一剂热除。

    (《幼科发挥》卷二)

    范文甫医案

    伤寒发热 身痛作喘

    范文甫为近代浙江名医,在伤寒温病方面皆有很深造诣。

    陈师母,发热恶风,身疼腰痛,病从风得。太阳经为寒邪所伤,则经气流行不畅,故骨节疼痛而脉浮紧。邪束于表则肤实无汗,内壅于肺则喘大作矣。麻黄6克,桂枝6克,杏仁9克,炙甘草3克。服药1剂,汗出热解。

    (《近代名医学术经验选编·范文甫专辑》)

    丁甘仁医案 

    喉痧

    丁甘仁为近代中医临床家、教育家,擅于经方时方并用。

    顾左,年三十余岁,在沪南开设水果行。患喉痧七天,寒热无汗,痧麻布而隐约,咽喉肿痛,牙关拘紧,甚则梦语如谵。诊其脉郁数不扬,视舌色薄腻而黄。余曰:此疫邪将欲内陷,失表之症也。急进麻杏石甘汤,得畅汗,痧麻满布,热解神清,咽喉肿红亦退,数日而安。

    (《喉痧症治概要·治案十一则》)

    蒲辅周医案

    婴儿腺病毒肺炎

    蒲辅周为现代中医学家,精于内妇儿科,尤擅治热病。

    初某,男,3个月。1961年2月27日初诊。主诉:发热4天,咳嗽气促,抽风两次。1961年2月24日住院。入院后检查:体温39.4℃,脉搏106次/分,发育、营养中等,右肺叩诊稍浊,两肺呼吸音粗糙,有干罗音及小水泡音,以右肺为著。血常规:白细胞总数12.9×109/L,中性粒细胞0.68,淋巴细胞0.32。胸部透视:右肺上下野斑片状阴影,肺纹理模糊。诊断:腺病毒肺炎。入院前,用退热消炎止咳中药罔效,入院后,症见高热无汗,烦躁哭闹,惊惕不安。先用土霉素、红霉素等西药,并投大剂寒凉撤热之麻杏石甘汤,复进银翘散加味,证势依然,停西药邀蒲辅周老会诊。刻诊:体温40℃,无汗咳喘,膈动足凉,胸腹满,面色青黄,口周色青,唇舌质淡,苔灰白,脉浮滑,指纹青,直透气关以上。

    蒲辅周老指出:本为感受风寒,始宜辛温疏解,误用辛凉苦寒,以致表郁邪陷,肺卫不宣。治宜调和营卫,透邪出表。处方: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加味。桂枝1.5克,厚朴1.5克,前胡1.5克,炙甘草1.5克,白芍1.8克,杏仁10粒,僵蚕3克,生姜2片,大枣2枚。

    服1剂微汗出,热渐退,精神佳,膈动、吃奶、口周及指纹青均好转,唯喉间水鸣声,便溏日5次,脉滑不数,舌淡苔秽白。营卫虽和,肺气仍闭,湿痰阻滞。法当温宣降逆化痰。处方:射干麻黄汤。射干1.5克,麻黄1.5克,紫菀1.5克,前胡1.5克,炙甘草1.5克,细辛0.9克,法半夏3克,炒苏子3克,五味子7粒,生姜2片,大枣2枚。

    服1剂体温降至36.4℃,精神好转,身潮润,足欠温,腹满减,二便如前,面青白,右肺水泡音较多,左肺较少,脉沉滑,舌淡苔退。表邪已解,肺胃未和。宜调和肺胃,益气化痰。治仿朴姜夏草人参汤加味。处方:西洋参1.5克,炙甘草1.5克,橘红1.5克,法半夏3克,川厚朴1.1克,生姜2片。

    服2剂,咳减至微,呼吸正常,纳增,大便日1~2次,成形,小便多,两肺呼吸音粗,少量干湿罗音,舌正常无苔,脉沉细滑。续以二陈汤加白前、苏子、枇杷叶、生姜调肺胃,化痰湿。服2剂后,乳食调养。胸透示右肺片状阴影部分吸收,临床痊愈出院。

    (《四川名家经方实验录》)

    刘渡舟医案

    感冒嗜睡

    刘渡舟为当代伤寒大家,临床善抓主症,善用经方治病。

    唐叟,古稀之年,偶患外感,头痛发热,流清涕,周身为之不适。自服银翘解毒丸无效。诊脉时侧头欲睡,脉不浮而反沉。此少阴之伤寒证。为疏:附子四钱,炙甘草二钱,麻黄二钱。服一剂汗出表解,转以保元汤进退获安。

    (《伤寒挈要》)

    胡希恕医案

    发热头痛便秘

    胡希恕为近代著名中医经方临床家、教育家,其学术思想目前已成经方界的一面旗帜。

    刘某,女,27岁,1965年6月4日初诊。发热头痛一周,曾服中西解表药,大汗出而身热头痛不解,头胀痛难忍,心烦欲吐,口干思冷饮,皮肤灼热而不恶寒,大便已三日未行,苔白厚,脉弦稍数。体温38℃。证属里实热胃不和,治以清里和胃,与调胃承气汤。大黄10克,炙甘草6克,芒硝12克分冲。结果:上药服一煎,大便通,头痛已,身热减,体温正常,继服余药而去芒硝,诸症基本消失。

    (《经方传真》)

    门纯德医案

    小儿病毒性肺炎

    门纯德为山西著名中医,擅于用阴阳学说来指导临床制方遣药。

    王某,女,2岁。患儿高热,咳喘,时而抽搐,已十余日,住某医院诊断为小儿病毒性肺炎。曾大量用抗生素,并输血输氧,体温一直在39.5℃~41℃,病情危重,邀余会诊。诊见:患儿高热,面色苍白,面微肿,印堂色青,口唇发绀,神识朦胧,咳喘急促,呼吸困难,身无汗,腹胀大,四肢厥冷,二便失禁。舌质淡,苔少,脉沉细,指纹青紫。此为寒邪闭郁于表而发热,寒邪闭肺而咳喘,入里而伤于阳。治以兴阳解表,温经发汗。方用麻黄细辛附子汤治之。处方:麻黄3克,细辛1克,附子3克。一剂,水煎服。

    二诊:药后手足转温,头身微汗出,热势退却,体温降至37℃,喘促渐平。此阳气已复,表邪已解,但肺气未复。再服以生脉散加芦根、黄芪、玉竹一剂,继以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甘草、黄芪一剂,病愈出院。 (《名方广用》)

    矢数道明医案

    大叶性肺炎

    矢数道明为日本汉方学家。

    49岁妇女,体温高达40℃,持续数日,因脑症发谵语狂乱之状。根据患者主诉,胸苦,由胸正中线至右乳下苦闷,咳嗽,咯铁锈色痰,舌苔褐而厚,尚有津液,脉沉迟。腹诊右季肋、心下有抵抗,压之苦闷,诱发咳嗽。右胸遍及浊音与大小水泡音,诊为大叶性肺炎。柴胡桂枝汤、桃核承气汤小量兼服,未能好转。翌日出诊,口渴,水一刻亦不离口,喘急并有呼气性困难。呼气有如呼噜呼噜奇异之声,处于烦躁闷乱状态。颜面潮红,无因由而胸烦苦闷。体温39℃。

    因有“发汗吐下后,虚烦不得眠,反复颠倒,心中懊憹”、“急迫之状”,根据大塚敬节氏建议,与栀子甘草豉汤。服后时余,黏痰排出,奇异呼吸音消失,热解,食欲增进,咳嗽亦显著好转,数日痊愈。

    (《临床应用汉方处方解说》)

    荒木性次医案

    感冒高热 无汗烦躁

    荒木性次为日本汉方学家。

    一妇人因感风寒,发热数日不解,服2~3种西药不效,发热近40℃,头痛如刀割,咽干,欲饮水,苦闷,夜间不寐,时时恶寒,如欲死状,坐卧不安。其主症为不汗出而烦躁,故与大青龙汤。服后大汗出,诸症霍然而愈。 (《临床应用汉方处方解说》)

 
  友情链接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关于我们
版权所有 © 2013 江苏中医药信息网 苏ICP备 12016040号-1 技术支持:光芒科技  
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:www.miitbeian.gov.cn
Copyright @ 2013 www.jstc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主办单位:江苏省中医药发展研究中心、江苏省中医药学会、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、江苏省针灸学会